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臺灣傳統藝術之美

在這裡整理了與「臺灣傳統藝術之美」相關的延伸內容, 希望藉由這些資訊時, 對文化領域有進一步的學習, 並想一想它和你生活之間的關聯性喔! 內容分別是: 傳統是座寶庫 玩得厲害 活得精采 , 黃俊雄、鄭一雄 - 五0年代臺灣布袋戲「南北雙雄」 , 學布袋戲得先演歌仔戲 李天祿用心良苦 。

傳統是座寶庫 玩得厲害 活得精采

文:王嘉明 (郭耿甫整理) / 圖:建國工程文化藝術基金會、山宛然

※抱著好奇走向傳統藝術※

很多單位找我通常都有一個共同的企圖:「讓傳統藝術變得『當代』,讓年輕人走進來」,但對我而言,卻都建立在「好奇」,想要知道這個藝術的「邏輯」。其實這跟我做自己的創作一樣,是好奇感知的歷程。一方面是對某一個題材的好奇,同時也對如何讓觀眾們能夠進入當中的探討,這些對我來說「好好玩」。而很多傳統藝術讓我驚嘆它的精緻,也讓我萬分好奇想要知道藝術裡面的「邏輯」是甚麼?例如我較早碰觸的崑曲,先不說嚴密的表演體系,小到一雙戲鞋裡的鞋墊、袖子的圖案紋理,得送到哪一個工廠去製作… 每一個環節都有自身的講究與要求,環環相扣,我驚嘆這樣的整套表演系統。

※誰說傳統「太死了」?※

很多人批評傳統藝術裡面有太多套路與規則,嚴謹、馬虎不得。但是就是有這些套路與嚴謹,因此能夠重複訓練,練就基本功。我們今天看到的知名藝術家,無論哪一種戲種樂種,嚴謹紮實的基本功是最優先的,也是藝術得以流傳至今的不變法則。在基本功之上,就可以累積歷練,然後才有玩的可能性,才會出現即興玩得漂亮的藝術家。但現在年輕的後進經常基本功不足,太多的誘惑使得練功的耐性變得不足,有時候這些找我去的劇團,也希望能針對這樣的常態提出解決之道。

※一切表演與劇場元素 從聲音出發※

接觸這些傳統藝術,也讓我對聲音語韻、對劇場呈現的關鍵性,獲得更為明確的認識。雖然很多劇場藝術在準備的過程需要劇本、曲本等文字化的輔助與依據,但是進入劇場之後,聲音成為主角,一切的表演與劇場元素,都從聲音裡面啟動、發展。特別是傳統戲曲對於語韻聲腔的細微尖團要求極為重要,一個小小偏差便會導致意義上的重大差異,也讓連帶的表情動作產生變化,形成一個嚴謹的藝術表演系統。一直以來我對於聲音極其重視,甚至認為聲音主導劇場的一切,甚至延伸出時空感,影響著燈光與設計。傳統藝術一方面讓我再度感受到聲音的強大,也更加篤定自己的劇場藝術觀。

※傳統藝術人不肯定自己※

一開始接觸到這些傳統藝術家,總會讓自己汗顏,一方面明白自己在藝術技術上是個空白,同時也回頭想到自己的創作與共同完成的夥伴還有太多要學習。然而我在進入的過程中發現,很多傳統藝術人不知到自己有多好,不肯定自己。他們反而會認為要改變,讓新的觀眾可以接受理解。其實我的參與經常是在扮演那個勸說「留住」的人,留住那些厲害,留住那些精彩。我認為現代人是能夠接受與欣賞的,很多的審美經驗與感知能力也還是存在現代生活當中的。只不過我們過著跟過往不同的生活模式,倘若從不一樣的切入方式與面向觀看,也會愛上這樣厲害的傳統藝術。

※傳統藝術的「活」應被重新認識※

在許多的「嚴」的原則當中,我卻又同時發現很多的傳統藝術是活到現在,而不是被「保留」到現在。 我最近受屏東縣政府文化處之邀,參與在地耕耘已久的恆春歌謠節,過程中發現老恆春歌謠是十分靈活,是即時即興的生活取材。這樣的「活」,不僅是其自身極其重要的特點,也是需要放置在現代人學習與演出恆春民謠的重要觀念。同時「傳統藝術」四字背後包羅萬象,有如此多的戲種、曲種,每一種又各自有其性格與彈性,例如我們的歌仔戲就比崑曲有玩的空間,偶戲有很大的想像空間。這些差異,不應該被同質化的看待,因為這些都是他們得以存活的要素,同時也是像我這樣的參與者,創作時很大樂趣的來源與可施展的空間。

●圖片說明,由上至下:

1.王嘉明,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團長、導演,近年來廣獲兩岸傳統藝術界邀約,導演了崑曲、歌仔戲、布袋戲等等作品,同時他也是傳藝金曲獎連續三年來的策展人與導演。

2.崑曲《南柯夢》開啟了王嘉明導演藝術的另一篇。(劉振祥攝,建國工程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3.《南柯夢》讓王嘉明體認到基本功的累積歷練,才有玩的可能性,才會出現即興玩得漂亮的藝術家。(劉振祥攝,建國工程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4.王嘉明近作《聊齋─聊什麼哉?》將洗衣店生活場景融入布袋戲舞台。(山宛然提供)

●閱讀原始文章:http://magazine.ncfta.gov.tw/onlinearticle_135_257.html

黃俊雄、鄭一雄 - 五0年代臺灣布袋戲「南北雙雄」

文:江武昌(戲曲學者、布袋戲導演) / 圖:江武昌(戲曲學者、布袋戲導演)

黃俊雄、鄭一雄號稱臺灣布袋戲的南北雙雄或有些牽強,但以黃俊雄、鄭一雄的平生為人,也不會以此自得,但好事者選擇性地將臺北電視布袋戲黃俊雄與廣播布袋戲鄭一雄並列,號稱南北雙雄,似乎也無不妥,兩人讓布袋戲在電視圈、廣播界有了新的發展,確實可並稱雙雄!

※善用廣播、電視媒體 化傳統危機為轉機※

黃俊雄與鄭一雄師兄弟2人在民國1960到1980年代間,在臺灣布袋戲的新舞臺 -- 空中電波各擅戲場,是不爭的事實,當大多數傳統戲班、演員面對免費而方便的電臺、電視吸引大批觀眾而感到束手無策時,他們二人卻先後將廣播電臺、電視這兩個當時傳統內台戲最強大的競爭對手,轉化成他們最得力的「助手」,從而建立了個人演藝事業的一片天,不但化傳統的危機為轉機,更建立起「廣播布袋戲南霸天」鄭一雄與「電視布袋戲教主」黃俊雄各自的戲曲王國。

●閱讀完整文章:http://magazine.ncfta.gov.tw/onlinearticle_140_79.html#

(左圖)真五洲劇團在電塔唱片灌錄的布袋戲唱片封面。(右圖)鄭一雄在三洋唱片灌錄的布袋戲專輯,唱片封面充滿古意。

(左圖)真五洲劇團在電塔唱片灌錄的布袋戲唱片封面。(右圖)鄭一雄在三洋唱片灌錄的布袋戲專輯,唱片封面充滿古意。

學布袋戲得先演歌仔戲 李天祿用心良苦

文:江武昌(戲曲學者、布袋戲導演) / 圖:江武昌(戲曲學者、布袋戲導演)

※「歪國人」演歌仔戲?一點也沒錯!※

很多人知道已故人間國寶布袋戲大師李天祿曾待過歌仔戲班,和歌仔戲班、演員都很熟,卻可能不知道李天祿還「整過戲班」(組過劇團)和唱過歌仔戲。這幾張照片大約是在民國70年左右,李天祿帶著來學布袋戲的外國學生去看傳統戲曲,甚至也帶著學生親自粉墨登場。

※讓身體內化鑼鼓點節奏 與布袋戲偶合而為一※

李天祿的想法非常「頂真」,他認為,外國人粉墨上場扮歌仔戲的主要目的不是為了演出,而是為了讓身體感受與體現戲曲鑼鼓點節奏和身段動作上的密切結合關係。

早期傳統偶戲藝師學北管亂彈戲、子弟戲、南管戲、高甲戲、歌仔戲的,比比皆是,就我所知的就有李天祿、王炎、黃海岱、南投萬得師、陳俊然、台中南屯石頭先、大雅張秋橋、員林埔心林牛、謝富有等等,他們演偶戲兼學人戲不為其他,就是為了在身段動作、戲曲鑼鼓音樂、唱唸上都能更精準地抓到操控戲偶的精神韻味。李天祿帶外國學生登台扮演歌仔戲的目的,也正在此。只是不知這幾位外國學生當年體現了多少?能否具體了解李天祿的用心良苦?

●閱讀完整文章:http://magazine.ncfta.gov.tw/onlinearticle_140_48.html

(上圖)新亞歌劇團曾有外國人扮相唱戲。

(上圖)新亞歌劇團曾有外國人扮相唱戲。